你说:“过去,无论区块链的投资人,还是区块链的创业者心态都是不对的。”你做好了打三五年、甚至是八年持久战的准备(不知道投资人、韭菜、员工有没有耐心陪你玩这么久)。你说杨宁“昏了头”,我们都以为你要批评他守不住底线,结果你却是这么讲的——“杨宁互联网时代的过山车都已坐过,他怎么会这样评论区块链?”

该老汉说,他20岁的女儿也爱狗,他将狗捡回去,只是想将它当作礼物送给女儿。当该老汉听说狗价值超过十万元时,吓得脸色大变,好久说不出话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