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,对比两人的落马通报,也能发现一些问题。火荣贵是搞团团伙伙,姜保红是参与团团伙伙;火荣贵是搞权色交易,姜保红则是搞权色交易,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;火荣贵是频繁出入私人会所,姜保红也是多次出入私人会所……

对外界,王尔彬极力表现出“孤傲、难接近”的假象,然而私底下却与徐某某等“小圈子”内的人频繁交往,习惯于老板的“包围”和恭维,满足与隐蔽“小圈子”内朋友的吃吃喝喝,甚至利用职务影响力为其经营活动提供关照。